0%

2020注定是魔幻的一年,

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流浪地球

怎么说呢,就好像又回到了年少时期,难得能够一直在家里从冬天待到夏天,才发现原来不是时间变快了,而是我们一直都没有慢下来。
在家里的时间,日子平安顺遂,但即便如此,烦恼的事情依旧挥之不去在心头。
科研压力、学业压力、找工作的压力,就在碌碌无为的每日中累积着,失眠到凌晨三点甚至成了常态。
时间倒也不会因为我的止步不前而停下来,终究也是安然地度过了每一个畏惧着的未来。如果说要给2020的自己打一个标签,那必然会是自我怀疑
这一整年的故事往不曾预想的方向超展开了,许多事情以不可思议的方式串联了起来,因为疫情直到五月多才回学校,也因此有充足的时间找到满意的暑期实习,然后实习转正秋招不愁,于是又有了余裕来应对毕业论文。生活总处在一种莫名的平衡中,在我失落到将倒未倒的时候又让我看到了一些希望。
2021到来了,我依然在名为人间的世界里,九分苦涩一分喜乐地存活着,新年的愿望,是平凡快乐,充满变数的生活写在纸上很酷,但实际的未知和悬于半空不由自主的命运,却总是令人不安。
2020的跌跌撞撞,会变成2021的安安稳稳吗?

Read more »

改变

这篇东西姑且算是近况的总结。本是不擅长敞露心扉的人,但是又时常会有自我表达的欲望。
一直以来关注过很多优秀的博客和个人站,但是很可惜的是大多数都因为不明所以的原因停更了。
偶尔登上去期待着更新点什么,却什么都没发生。
我想,如果有什么人也在期待着我的话,我也必须好好回应才是呀(尽管并无可能,但近来在某乎的关注数量以每日数十个的速度增长,让我感到诧异)。
本来就有写日记的习惯,这样的近况总结不过是把流水账整合再加工,没有营养的东西再如何点缀还是没有营养。
那么说到底,记日记的意义,无非有二:
聆听过去的声音,保留时间的痕迹。

Read more »

(又过了一个多月。。)

前情提要:上一话总算是正确地把贴图之后的模型显示出来了,那么这一回要做的就是一些矩阵计算的东西了,具体的说就是使用view matrix调节相机视角,并实现perspective project,就像这样:
效果图

Read more »

2020.04.23,世界读书日,努力尝试去『享用』一本书,无果。
果然还是沉不下心来。
不知道是是否是近年来大量地被动地接收各种碎片化信息,导致专注力衰退了;抑或是,电子屏幕终究抵不过纸质书的厚重和亲切,指尖在文字上滑过,却没有一点实感;抑或是,在这面临毕业与找工作的时期,重任如山,不敢懈怠。
尝试打开一个小说网站,但每一个标题透出来的都是网文的廉价感,又尝试去知乎搜了所谓必读书单,却又觉得过分沉重了没有打开看的勇气,尤其是在这个看视频都要二倍速的对时间愈发斤斤计较的时代。
而习惯了需要什么知识就搜索对应的内容之后,对“有用”和“无用”就更加地敏感,遗憾的是,越深刻的书本,它的作用就越潜移默化。
这些年来,增进了学识,一目可以十行,也能判断好坏文章,但是却失去了好好读一本书的能力,甚至失去了开始阅读一本书的能力。曾经是一个读完整本诗集的孩子,曾经是把道德经每一条注释都细读的孩子,曾经也可以对任何书都来者不拒,也许因为我的童年很孤独,我的童年只有书。家里藏着的几箱子书,大抵都是读过两遍以上的,如今依然清楚地记得阳光很好的下午,把看一半的书盖在脸上小憩的感觉。
终究还是向年岁与现实低了头。

第三话-深度缓存

前情提要:前面的绘制中我们没有考虑各个面片之间的深度关系,这就导致后面画的面会直接覆盖前面画好的面,无论实际空间上哪个面是在前面的,通常我们管这叫画家算法或者优先填充。这在绘制3维物体时会有很多问题,所以这一话我们要来解决它。
效果图
讲道理这一话知识点还是蛮多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