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erlin Noise对于随机样式的创建有多大的贡献不必多言,网路上随便一搜就知道。游戏中地形的生成是Perlin Noise的一项重要应用,我们所熟知的大名鼎鼎的Minecraft的地图创建就依赖于这种方法。这回就在Unity中来实作一下,用Perlin Noise来生成无限地图。

Read more »

这是某种意义上的一篇年终总结。一年的时间很长,也很短,足以让世界千变万化,却又总是来不及抓住时间的尾巴。
直到开始动笔的时候,都没有构思好这一篇文章应该以怎样的方式呈现。一年里发生的事情多又琐碎,有很多围绕着我发生的小事,也有很多关乎着世界的大事。开演着的故事在一年又一年地接续着从未停息,看得见的或看不见的那些总会在某处纠缠生根,然后嵌入历史,成为某人的人生。
2015的动荡,2016的颓唐,2017的决断,2018的新起航,这一年2019,过得简单也迷惘。
何时开始不再注意到头顶的星光,何时开始就从乐观主义变成悲观主义了呢,嗯,想想好像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大概是渐渐地看清了世界,小时候世界和平人人快乐的幻想如今已成笑谈,能够自己好好活着不给周围的人添麻烦,已经是最大的努力了。

这一年的我:

  • 在网易云音乐听了7598首歌,合计495h(其实统计有误差,远远不止这个数)
  • 在Bilibili看了54部动画,15部电影,3部纪录片,3部综艺,2部电视剧
  • steam喜加九,然而完全没时间玩
  • Leetcode A掉了250+题
  • 这一年的代码量大概等于之前所有年份的代码量加起来之和
  • 搬了4次工位
  • 活动范围局限于大湾区

没能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但也不算过得太糟

这一年的世界:

  • 流浪地球&哪吒狂揽票房,国产电影崛起
  • 只狼以睥睨众生的姿态夺得TGA年度游戏
  • 鬼灭、巨人3、辉夜大小姐联合称霸了今年的动画界
  • 猛龙异军突起、勇士跌落神坛
  • TBBT完结、GoT完结、复联4上映,这是注定说再见的一年
  • 四川凉山森林大火、巴黎圣母院大火、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大火,这是有太多创伤的一年

科幻中的2020年如期而至,这个世界有变得更好吗

时间总会给人一往无前的力量,愿有足够的决心和热情,来面对接下来充满挑战和变数的一年。

它不是好不好玩的问题,它真的是那种,很特别的那种。。

入坑之后,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过了三章剧情,天梯打到五段。基本上对游戏的玩法有了个大致的了解(除了”有个牌局”还没玩过)
官网上说,这是一款无套路卡牌对战游戏,对于这个无套路我只能哈哈哈哈,文案真是鬼才,无套路的卡牌游戏那还能叫卡牌游戏吗。
虽然一直不承认自己是卡牌游戏爱好者,但实际上玩过的卡牌类游戏是相当多的。玩的时候就总会不自觉地去和同类型的游戏做对比,说说这几天玩下来一些比较直观的体验:

Read more »

上次已经基本把太阳系模型的雏形搞出来了,但是还是太简陋。拖沓了一个多星期以后,总算是把一些必要的东西给补全了。相较于之前的版本,此次把太阳系八大行星都画上了,而且为行星们创建了一个行星类方便使用。其次,解决了之前加载贴图资源导致运行卡顿的问题。然后为场景添加了两种不同的相机模式。以下细述。

Read more »

给别人讲了大半学期的OpenGL和图形学了,忍不住手痒自己也用OpenGL来写点什么。绘制一个太阳系作为用来练手的OpenGL项目,再合适不过了,可以做到形状绘制,相机投影,光照贴图五脏俱全。
起手写的时候尝试着从底层的那些东西来入手,手撕各种shader、图元和矩阵变换,然而创业未半而中道偷懒,shader还是太硬核了一时半会玩不来,还是觉得用现成的函数来的舒服,反复造轮子是对生产力的极大浪费不是嘛XD
好了不废话,开始主题

Read more »

几天前用python写了个快捷键打开搜索引擎的工具,但是后来又想搞得更像模像样一点,于是就着手用win32重新写了一遍,也加了一些新东西进去。win32开发是刚刚上手,一遍对着MSDN的例程一边一点点把功能堆上去的,但其实实际感受起来会发现api很多,用起来也很友好,比较烦人的也就是几种数据类型的转换。

Read more »

出于我是面向搜索引擎编程的选手的缘故,在平时的工作中深感搜索不够便捷,于是想实现一下利用快捷键来搜索剪切板上的内容。于是用上平时划水的时间,用python写了一个在后台运行的脚本。
本着尽量简洁的想法,我会尽量减少额外的python库的引入,也就是尽量减少pip操作,一来是依赖太多不方便别人配置,二来是封装好的库大多功能冗余。
下面讲讲实现。代码放在这里

Read more »

I, I can remember (I remember)
Standing, by the wall (by the wall)
And the guns, shot above our heads (over our heads)
And we kissed, as though nothing could fall (nothing could fall)

通过David Bowie的那首Heroes,也就是电影中那首隧道之歌,得知了这部电影,这种带着淡淡悲剧色彩的青春电影,看完总会有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感觉。

Read more »